【思哲.故事】荔枝湾涌的故事(缘起)
来源: | 作者:pro835a86 | 发布时间: 2018-12-29 | 602 次浏览 | 分享到:


荔枝湾始于2000多年前的西汉南越时期,一直是广州著名的风景名胜地,一度成为殷商显贵、骚人墨客集聚游玩之地。在唐代,这里建有著名的园林名胜“荔园”,南汉时,又在周门建有皇家园林“昌华苑”,明代,这里被列为羊城八景之一“荔湾渔唱”。



海山仙馆 商贾名流浮世绘



到了清朝,十三行商人等富商巨贾纷纷在泮塘下西关涌沿岸营建花园豪宅,吸引游人观赏,这里也开始被称为(新)荔枝湾,逐渐取代了原来的荔枝湾。清嘉道年间,富商潘仕成的岭南一代名园“海山仙馆”,宛如人间仙境镶嵌其间,“夏日,泊画船绿荫下,枝叶荫覆,渺不知人间有盫蒸气。”每当“荔枝红熟,绿树丛中,如缀如缯,游人乘画舫泛舟溪中,歌吹相鉴。”






广州的紫洞艇可以凭眺江岸风景


泮溪:一半是塘,一半是溪。




荔湾,是一个动人的故事,讲了两千多年。对于荔枝湾涌,给人们最深印象的莫过于“艇仔粥”,好些人会冲口而出后缀三字:“荔枝湾——艇仔粥”。 艇仔粥,顾名思义,艇仔出品艇仔食。之所以常常与“荔枝湾”划上等号,是因为历史上,荔枝湾一带河涌艇仔众多,最能吃到正宗疍家所烹制的艇仔粥。

疍家,就是以艇仔为家、长年在水上讨生活的一代人,“世世舟为宅,年年竹作簰。浮沉波浪里,生活海天涯”,是其生活的真实写照。


旧时珠江边卖艇仔粥的小船


疍家的起源,有人认为可追溯到秦朝时,大将屠睢率领秦军南下杀戮开始,“屠睢将五军临粤,肆行残暴,粤人不服。多逃入丛薄中,与鱼鳖同处”(《粤中见闻录》)。之后,任嚣、赵佗再次带兵来到,不服秦统治的土著百越族人,便逃到大海去,由此延续了2000年以上的生存历史。新中国建立初期,政府对珠江水上的疍民进行民族识别工作,还有人提议中国应有57个民族,即56个加上一个疍族,最后的结论是,由于其汉化程度较高,且疍民内部没有族属认定的意愿,疍民由此被归入汉族。

昔日的疍家

20世纪30年代,曾有学者进行调查统计,认为当时每10个广州人就有1个疍民。也许,可以这样说:除了一个陆上的广州,还有一个水上的广州。正所谓“靠水吃水”,疍家一直以来沿珠江边分布,如蛋壳漂泊于水面,向着珠江讨生活。其中,又以荔枝湾的聚集最为集中。至清末民初时,聚集于荔枝湾一带河涌的疍家数以千计,多集中于西河道出口处(民间称西郊口)。他们或撑船送人送货到四乡,或出海网鱼虾捞螺蚬维持生计,妇女则多撑花艇陪送客人游珠江(又称“游船河”)。家中老少,在艇只都用去谋生时,也会沿河岸搭水棚居住。荔湾涌口一带于是成为疍家最兴旺的聚居点,时称“疍家街”。



亲水荔湾,在粤语的一些词汇使用上,也带有浓重的疍家生活痕迹。比如“棹忌”,其义就是“棹艇”之所忌,引伸为此事不宜的意思。不妨再看这些:“拉人夹封艇”、“疍家鸡,见水冇得饮”、“趁势踩沉船”、“摆渡摆到岸边”……形象生动的这些话,水上生活痕迹很重。



“一湾溪水绿,两岸荔枝红”这是昔日广州西关荔枝湾的写照,也是历代广州人的温馨记忆,荔湾区亦得名于此。
曾经一度美好的荔枝湾涌因各样问题而变得黯然失色,更一度被盖上水泥,变成暗渠。
下一期,思哲设计将和你继续讲述荔枝湾涌的故事。欢迎继续关注下一期《荔枝湾涌的故事(重新)》